婴儿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婴儿枕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你是我的镇宅女[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35:44 阅读: 来源:婴儿枕厂家

我跟林青可以说是患难之交。

那天在胡同口我被小毛贼抢包,正当我奋起直追而眼见无望时,林青出现了。小毛贼到底是小毛贼,一见林青迎面站定手叉腰间,就立刻扔了我的钱包求饶。

实话实说,林青长得一点儿也不威猛,倒是挺耐看的。因为她那天穿了一身警服,因为她是个女片警,所以才把小毛贼吓破了胆。

我对林青诚恳道了谢,转身就走,一点儿也没有跟她艳遏一把的念头。虽然我自认能归到帅哥的队伍里去,可跟警花在一起,有点儿顶风作案的风险,而且她还见过我追小毛贼时上气不接下气、大脚丫子差点儿甩到腮帮子上的惨相,还是就此别过的好。

没想到,二十四小时还没过,我跟林青的距离就从第一次的三米以外进展到一米之内了。

我追小毛贼追得有点儿累,到家洗完澡只穿了一条很花哨的短裤躺在沙发上看电视。门铃狂响,打开门,一个女的披头散发只穿一条睡裙问:“大哥,借你家电话使使。”等她把电话打完,我才认出这不是刚才英姿飒爽的女警林青嘛。脱下警服穿上睡裙的林青,身材倒也挺曼妙的。林青也认出了我,脸腾地红了。

这个小区我搬来不足半年,对面是林青的父母家,她工作忙常住宿舍,一个月回来不过一两次。她刚才出来扔垃圾,一阵风把门给带上了。

我们这两个第二次见面的孤男寡女,衣衫不整地共处一室,不由得让人想入非非。当然,袭警的罪名咱可担不起。CD里正放着左麟右李的歌,我纯属打破僵局:“谭咏麟跟李克勤俩大男人都能组成个组合,你这左林跟我这右李也挺有缘分的,一天之内见上两回。”

林青笑了:“就是就是。”

林青再回父母家时就大大咧咧喊我“右李”,说她家做了酸菜饺子或者桂花鸡,让我去吃。蹭饭就蹭饭,咱平时也没少帮老人补块玻璃换个灯泡什么的。

左林右李,我品不出我跟林青算什么关系,说是邻居,有点我牵强;说是朋友,更牵强;说是女朋友,我没那胆儿。

我跟林青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咱俩做哥们还是姐们,随你挑。林青白我一眼:“瞅你那小葱一样的身板,别寒碜我。”我听出她的意思了,她看不上我,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我要守身如玉,为了艾萝。

艾萝是我们公司新来的文秘,那腰细腿长的身材,那波光粼粼的桃花眼,才来三天,就把公司里的男同事迷倒一大片,我就是这一大片里的中坚力量——虽然我知道追美女做女朋友会很辛苦。

一个月下来,我对艾萝的明示暗示都没取得任何效果,郁闷极了。快下班时手机响了,是林青打来的,她说她在外地公干,老妈一个人在家闻到屋子里有煤气味,慌张得不知如何是好。我答应她马上去看一下。

从电梯里出来,迎面碰上艾萝.,艾萝眼皮微肿地盯着我说:“你现在有空吗,吃烤肉去?”

我赶紧点点头,三秒钟之后,又摇了摇头:“明天行不,要不,两个小时以后?”艾萝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了。

艾萝是有理由生气的,美女约吃饭,还被拒绝,真是太没面子了。我在三秒钟内想起了林青的拜托,美女咱当然喜欢,但是重色轻友的事咱不能干。

不过是煤气管道有点儿漏气,我打了煤气公司的维修电话请人维修。挪柜子时,掉下来一摞旧相片簿。我从后往前翻看,少女时代的林青有一张见了蚯蚓哇哇大哭的照片,原来她怕虫子,原来林青也有女人风情跟软弱的一面。

到了公司,看到艾萝那张虽然娇艳但明显“阴天”的脸,我才想起跟她的约会。任我百般周旋,人家才阴转多云地抛下一句:“提着DKNY再来找我吧。”

“DKNY是什么?”在小区楼道里我问林青。

林青白了我一眼:“就是那种贵得没天理但妖精都喜欢的衣服。”

我拽了林青就跑:“昨天我帮你修煤气,今天你帮我试衣服。”

在DKNY专柜的试衣室外,我一口气挑了好几套春季新款塞进林青怀里:“帮人帮到底,你可得帮忙试到我满意为止。”

终于挑到满意的衣服,导购小姐递过票据时,林青扫了一眼就变了脸色:“这么贵又不打折扣,你要送给谁啊?”

说实话,付钱时我也肉痛,可舍不得银子娶不到媳妇的道理,我还是懂得的。我假装豪爽地说:“送给美女啊!对了,买这套裙子我这个月也就没剩什么钱了,还有十天才发工资,是兄弟就借点儿生活费给我。”

林青抽出钱来甩向我,很没有风度地嚷:“我才看出来你是唐僧啊,活该被妖精骗!别忘了发工资还我钱。”

我提着DKNY进了艾萝住的单身公寓,比我早到一步的是技术部的大刘,他手里提着的不只是DKNY,还有LV。我在拐角处停下脚步,门开了,艾萝那媚死人的声音响起:“哎,讨厌,让人家等那么久。”

随着一声重重的关门声,我的心也“咯噔”一声关上了。

走来走去,不知不觉走到了林青宿舍楼下,看到她窗口的灯亮着,我就大声喊:“左林右李……”三声未完,她下来了。

我说:“我是来还债的,这套衣服给你,生活费就不用还了吧?”

林青反问:“那妖精怎么了?”

我笑了:“那妖精找到肉更香更可口的唐僧了,我逃此一劫。”

林青没说什么,接过购物袋。第二天,她就把衣服退了,顺手给我淘了几套好穿不贵的休闲服。

我问她为什么不穿那些衣服,没想到她脱口而出:“你傻啊,那是因为我嫉妒呗。”林青也会嫉妒,是因为我吗?

有一个多月没见到林青也没跟她通电话,我心里就没着没落地长满了荒草。

打林青手机,停机。打她单位电话,听说她为了处理一件邻里纠纷,被误伤了住院呢。我立刻撂下手里的活儿去了医院。

到了病房,林青头上还缠着纱布,我就急了:“你这么大的人了,都不懂得照顾自己,还警察呢,连家庭妇女的绣花拳都挡不住。”

我自告奋勇当起男陪护,跑跑腿交交费,偶尔也给林青削个苹果倒杯水。林青常撵我回去休息,让我安心上班,顺路再把她床前的营养品带回去消灭掉,她说我瘦了,得补补。我听她的话走了,可晚上又来了,反正我在家也睡不踏实。

一天,我扶林青去草地晒太阳,她被一个急着捡遥控车的小孩撞了一下,林青倒在我怀里,她的头顶正好在我下巴那儿,据说这样的高度最适合接吻。我们像是心有灵犀似的,林青果然没有动,我就势吻了下去,心潮澎湃。

出院后,林青住在父母家休养。我上班的时候,她过来帮我打扫屋子;下班后,我直接去林青家吃了饭再回屋。晚上我睡不着了,敲敲卧室墙壁,就会传来三声回应,我跟林青仅一墙之隔。

我跟林青的感情发展得顺风顺水,正思忖着下一步是不是要正式拜见双方家长,捅破这层窗户纸。突然,门铃响了,我穿着椰子树图案的短裤从被窝里爬出来,肯定是林青,跟她约好了今天先去她家的。门开了,一个身影热辣辣地扑进来,是艾萝!

艾萝梨花带雨的模样还是挺楚楚动人的,她含泪问我为什么不理她了,给她买的DKNY在哪里。我挠挠头说:“大刘买的不是更全,还有LV呢。”

艾萝性感的嘴唇一撇:“别提啦,那个可恶的男人居然送给我的都是A货,我好丢面子啊。”

我忍住笑:“大刘一个月工资可都贴你身上了,不容易啊。”

艾萝像鱼一样湿滑地黏过来,距离我赤裸的胸口只有一公分的距离。苍天哪,我这个健康又健壮的男人,立刻觉得大脑一片空白。

紧要关头,林青进来了,一看这架势就明白了。林青扬了扬手里的东西嗲嗲地说:“老公,我买了咱俩的内衣内裤,你的尺寸还是老样子吧,要不要现在试试?”

艾萝的眼里立刻就冒出了火:“怪不得不理我了,原来你也是个劈腿男啊。”

艾萝走后,林青戳我的脑门:“你们男人就是不让人省心,我要晚来几分钟你还不被那妖精给吃了,幸亏我职业素养高,知道提高警惕,才能防患于未然。”

“我心服口服,那妖精脑子灵光又会耍花招,常以谈恋爱为名索要名牌,幸亏你来得及时,我要是落到她的魔爪里,还不倾家荡产啊。”

电视屏幕里一大腕宣传新剧接受记者访问,正说到老婆,他说好老婆搁家能当镇宅使,这才是一个男人的福气!我看看林青,她可不就是我的镇宅之宝嘛。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