婴儿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婴儿枕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木偶人3又生惨剧[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22:26 阅读: 来源:婴儿枕厂家

一个月过去了,我们几个逐渐从木生那件事的阴霾中走了出来,谁让我们是小孩子呢!没心没肺是我们的天性,不过每当我们聚在一起,总感觉没有那个瘦小的身影心里会空落落的。尤其是我,我心里常想着木生的灵魂并未离我们远去,甚至他就在我们身边,只是阴阳两隔,他与我们说不了话,也见不到他样子,他会恨我们么?要知道我们平时也总嘲笑他,开他的玩笑,木生是个内向的孩子,什么话也不对我们说,是不信任我们,还是讨厌我们,总之自从木生死后我就很不安,后来我的这种担忧终于变成了事实。

一天,我在家里看连环画,突然王刚急匆匆的奔到我家,他满头大汗,神色慌张,气喘吁吁的说:“浩南,不……不好了,李强死了!”

“什么!”我犹如五雷轰顶,大脑一片空白,“怎么死的?”“在……村口的莲花池里淹死的,快去吧!已经围了好多人。”

我不等王刚说完,飞奔着朝莲花池跑去。果然,莲花池边已经围了很多人,老远就听到撕心裂肺的哀嚎声,一定是李强的父母吧!我和王刚挤进人群,看见李强的尸体躺在当中,浑身被水泡的发白发胀,脸已经肿的连我也认不出来了,肚子鼓鼓的,想必喝了不少水,李强的妈妈哭的昏死过去,他爸跪在地上盯着儿子的尸体一语不发,欲哭无泪。我的头也蒙了,这时胖虎拍拍我的肩膀说:“浩南,你看那是什么?”顺着胖虎手指的方向,我看到李强白惨惨的小腿上有一个青黑的手印,手印很深,像是嵌进了肉里,应该是有人抓住了他的腿,而且用力很大,所以手印深深陷进了肉里。

照理说莲花池的水并不深,李强水性极好,不应该被淹死,但是,他又确实是被淹死的,难道是那只手印?我不敢想象,如果有人在水底牢牢拽着李强的腿,他想不死都难,突然一个想法闪过我的脑际,是水鬼?也许不是,难道是……?不知怎的我又突然把李强的死和木生联系在一起。

李强的尸体被家人抬走了,我们三人心中都像压了一块巨石,沉甸甸的,让人喘不过气。我们呆坐在莲花池旁,清风拂过荷塘,荷叶轻舞绿裳,莲花粉嫩可人,娇艳欲滴。眼前的景色美不胜收,可惜我们谁也没有心情去欣赏,突然,我发现水面上飘着一个东西,仔细一看,像是一个木头雕刻的东西,我连忙从地上跳起来,找了一个木棍把那个东西挑了出来,捡起来一看,登时我的心凉了半截,直觉得后脊梁直冒冷汗,那是一个雕刻的很精细的木偶人,那个木偶的脸竟然是刚死去的李强。

“这么精细的木偶人,恐怕只有木生才能雕的出来吧!”王刚惊叹道,“可是木生已经死了,死人怎么雕刻木偶人?”胖虎插嘴说。“只有一个可能,木生在死之前都已经雕出了李强的木偶像。”我猜测着,“如果是木生雕的,那天收拾遗物时怎么没找到?”太多疑问了,李强已经死了,这个东西也没啥用还是烧了吧!留着也不吉利。打定注意,我和他们两个一商量,就地把李强的木偶人烧掉了。

回家之后,我一直觉得心神不宁,李强淹死在莲花池里,与他的尸体一同出现的还有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木偶人,所有的一切太诡异了,李强的死一定和木偶人有关联,或许和木生有一定的关系吧!我不敢朝这个方向去想,一想到木生惨死的样子和他一模一样的木偶人,我的心就会一阵狂跳,恐惧正在我心头肆意蔓延。

几天后,一天早晨,我去上早读课,由于去的比较晚,刚到学校门口,上课铃就已经响了,我瞥见学校围墙外的角落里有两个人在说话,一个人从背影上看像是王刚,另一个人和王刚一样高,身形也很像,穿着和王刚一模一样的校服,只是我看不到另一的人脸。由于上课铃已经响了,我没有和王刚打招呼,径直奔向了教室,那一节课,王刚没有来上课。

到了上午,王刚的妈妈到我家来找我:“浩南,你知道我门家的王刚去哪了么?他没有回家吃饭,刚才我问胖虎,胖虎说不知道,我只有问你了。”王刚妈妈一脸焦急,额头上尽是豆大的汗珠。

“早上我见他和一个同学在学校外面说话,没有去上课,至于去哪了,我还真不知道。”我的心中涌起一股不详的预感,“大婶,别急,我们去找找吧!”我喊了胖虎,分头去找王刚了。我们把村子翻了个底朝天,凡是王刚可能去的地方,我们都找了,也问了很多人,都说不知道。王刚就像人间蒸发一样,踪迹全无。“刚子……刚子,你去哪了?”王刚妈妈都急得哭起来了。“大婶,别慌,还有村后的树林还没找呢!咱们去看看吧!说不定跟谁在哪玩呢!”我安慰着王刚妈妈,其实我说这话连我自己都不相信,王刚除了和我们去玩,还会和谁去玩呢!难道是那个和他一起说话的人?

我们几个赶到村后的小树林,奇怪的是已经快中午了,小树林里还笼着一层薄雾。踩着湿漉漉的杂草和落叶,我们朝树林深处走去,若是平时我怎么也不会相信王刚会在这个林子里,但是那天王刚偏偏就出现在那个林子里,确切的说是王刚的尸体。

树林深处有一棵枯死的老槐树,粗大的枝丫上吊着一具尸体,尸体在微风中摇来荡去,宣告着一个年轻的生命的终结,王刚脸色青黑,双眼爆凸,暗红的舌头像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硬生生的从嘴巴里扯了出来,耷拉在外面约莫有半尺长,像极了地狱里的使者黑无常。

王刚妈妈看到当前的情景,闷哼一声,昏死过去。我的预感又一次应验了,接二连三的死亡事件已经让我的神经麻木了,面对王刚的尸体,恐惧,悲伤,痛心所有的情感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我打发胖虎回村叫人,自己在大槐树周围仔细搜索着,希望能找到那个东西来印证我的猜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