婴儿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婴儿枕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揭秘为何说王熙凤一生最大失误是害死尤二姐

发布时间:2021-02-03 11:13:02 阅读: 来源:婴儿枕厂家

揭秘:为何说王熙凤一生最大失误是害死尤二姐?

一直以来都认为凤姐除尤二姐手段高明,如马瑞芳老师夸凤姐处理此次危机比生日泼醋高明,知道先隐忍再谋而后动,置敌于死地;再如天涯高人规划员K大人在帖子里分析凤姐的平五路,也全是夸赞之词。但是,我却觉得凤姐计除尤二姐是凤姐一生最大失误。

凤姐计除尤二姐的时候,凤姐所处的形势已经有所变化了。而凤姐恍若不觉,不知道分析形势,不知道调整策略,依然照自己的老脾气性格行事,这不可避免的让凤姐走向了她的悲惨结局。

当此之时,凤姐和贾琏的夫妻感情变化了。这不是新婚燕尔,贾琏凤姐尚且情意绵绵之时,贾琏对凤姐之心已经淡了,但要说贾琏敢触凤姐的虎须则属危言耸听。贾琏之爱虽淡,但凤姐之威尚在,所以贾琏只敢偷娶尤二姐,只敢在小花枝巷安个外宅,始终不敢接进来。我始终觉得贾琏对尤二姐是图一时新鲜美貌,也是凤姐管得过于紧了,才将贾琏推向别的女人的怀抱。

贾琏这种生活在强势女人阴影下的男人,一朝见了尤二姐这样柔情似水的女人,不昏头才怪!那些什么凤姐死了就将尤二姐扶正的话也是鬼迷心窍之人的胡言乱语,和“你就是娘娘!我哪里管什么娘娘!”性质相同,都是为了哄女人上床,下了床就忘。尤二姐如果把这话当真,那是她傻。其实尤二姐心心念念想搬进去正是因为她怕贾琏玩腻了就把她丢在外面不管了,可见尤二姐到底是风月场上的老手,知道男女情分不过尔尔,也没把这话当真。

以贾琏之性,不偷腥不瞎搞是不可能的,问题在于凤姐太在意这些了。我一直很奇怪凤姐强烈的不安全感来自哪里,以王家之势,就算凤姐不生儿子,贾琏也不敢休她,难道凤姐冥冥之中预见了自己的将来?说到底,贾琏的偷娶不过是又一次偷腥,虽然看上去好像贾琏深陷爱河,眼里只有尤二姐一人,但实际上不是,后面秋桐一来贾琏照样将尤二姐抛在脑后,和秋桐打得火热。

虽然看上去尤二姐要取代凤姐的地位了,但实际上也不是,王家势大,贾府之事多有依仗王家,贾王两家是四大家族中最为紧密的利益团体,贾琏于世路经济上好机变,不会糊涂到得罪王家。只要王家不倒,凤姐之位稳如泰山。凤姐完全应该看淡此事,而不是急于出招整死尤二姐。

此时凤姐管家多年,得罪了不少人,俗话说当家三年狗都嫌,何况凤姐待下人一向严苛。凤姐虽能干,但贾府的奴才也不是吃素的。早在元春封妃凤姐为贾琏接风的时候 ,凤姐就说了“咱们家所有的这些管家奶奶们,哪一位是好缠的?”其时其言虽属实,但凤姐更多的是夸耀,因为这些事越难处理,就越发显得凤姐能干。但是到平儿对管事媳妇们说“众人都道他利害,你们都怕他,惟我知道他心里也就不算不怕你们呢”时,则说明主仆二人是着实领教了这些管事媳妇们的厉害。及至主仆二人私下谈的时候,凤姐也知这些人虽畏惧自己,但也深恨自己。可以说凤姐已经丧失了群众基础。

再说邢夫人禀性愚拙,本就嫌恶凤姐出身高过自己,能力强过自己,得老太太的宠胜过自己。鸳鸯事件,虽然当时凤姐洗脱了干系,撇清了自己,但邢夫人回去思索难免会发现自己的儿媳妇压根没和自己一条心,压根就是只奉承老太太而视自己这个婆婆为无物。再加上下人们的挑唆,邢夫人着实“恶绝凤姐”。如果说之前邢夫人不喜欢凤姐,那么这个时候邢夫人对凤姐已经是深恶痛绝,连脸面都顾不上维持了。后来在老太太寿诞之日当众给凤姐没脸就是个明证。至于王夫人,到底不是凤姐的婆婆,如果休弃凤姐,还真是邢夫人说了算。且王夫人此时也为凤姐的风声不雅而担心。

凤姐和尤氏的关系也很微妙,凤姐出身好,自视甚高,一般的人都不入她的眼,对尤氏也很有些瞧不上,所以宁肯和可卿好。而尤氏对凤姐的衔恨应该就始自凤姐宁肯和自己儿媳妇可卿交好也不和自己好,这让她这个做婆婆的情何以堪?接着可卿丧事,尤氏窝着一肚子的火,故意拿乔称病不起,不理可卿的丧事,本来尤氏满打满算以此来挟持贾珍,至不济也要看贾珍的笑话。没想到贾珍直接绕开尤氏,请了凤姐来协理宁国府。我想尤氏此时除了恨可卿,恐怕也会捎带着恨凤姐逞能吧。因此尤氏和凤姐是早已心有芥蒂,但不至于撕破脸。而凤姐到宁国府大闹,把尤氏揉搓得如面团一样,表面上看占尽上风,实则是在尤氏心上再添一刺。大闹不算完,凤姐又讹了500两银子。讹了银子不算完,到底整死了人家的妹子。这不是彻底撕破脸,给自己树敌吗?后文邢夫人有心生嫌隙、当着众人给凤姐没脸的时候,尤氏那句“连我并不知道。你原也太多事了”,终于让尤氏出了多年来的一口恶气,也说明了尤氏和凤姐连表面的客套都无法维持了。

至于贾珍,凤姐协理宁国府时因可卿的面子,贾珍感激凤姐解围之情,但到了此时,贾珍恐怕早已忘了可卿是谁,早在可卿丧事尤氏姐妹就到了宁国府,恐怕那时贾珍就和二尤勾搭上了。这时的贾珍根本不会顾虑凤姐的情况,也无感激之情,当然不会帮着凤姐说话了(貌似之前也没有帮着凤姐说话,但我总觉得之前贾珍对待凤姐时会念及可卿之情)。

归纳起来看,此时的凤姐早已不是初当家之时那么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了,上不得于婆婆,下不得于贾府下人,又失和于宗族(族长贾珍和其妻尤氏,其他族人也多有畏惧凤姐的),兼失爱于丈夫贾琏,其势危矣!此时的凤姐只剩下最高领导人贾母的支持(可贾母还能活多久呢?)和平儿的忠心辅佐。然而正是计除尤二姐手段太过毒辣,让平儿也不寒而栗,最终站到贾琏那一方。

凤姐到底是没读过书的女流之辈,只看得到眼前而不顾及将来。就如打仗,过于看重一城一池的得失,而疏于谋划全局,凤姐有将才而无帅才,冲锋陷阵会是员虎将,如若指挥大的战役必将失败。计除尤二姐,就如同打仗,自古就有种说法“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可见不可轻易开战端。而计除尤二姐这一仗实在是一场硬仗、恶仗,凤姐出尽百宝总算是赢了,但自身消耗颇大,贾琏对她彻底绝爱,尤氏和她也撕破了脸。这一仗凤姐看似赢了,实际则是众叛亲离,失尽人心,得不偿失。从局部战争来看,凤姐赢了,但从整个战役来看,凤姐败局已定。叹叹!

我深爱凤姐,每每看到此处恨不能跳进书里帮阿凤出谋划策。在我看来,此时凤姐的上策是先于贾琏把尤二姐娶进来做姨娘,一则自己能就近掌控局面,二则能笼络贾琏之心,三则男人都是得不到才是最好的,得到了“也看的马棚风一般了”,四则尤二姐不大精明,好收拾,且名声不佳,五则能结好于尤氏,六则能脱掉自己悍妒的帽子。中策是骗尤二姐进来后不要急于除之,而应该长期利用,让尤二姐冲锋在斗小三、小四的最前线,这尤二姐实在是把好刀啊。下策才是早早除掉尤二姐。

上中策都不至于使贾琏尤氏恨绝凤姐,下策如果处理得法也能使伤害避免到最小。但凤姐在采用下策的时候仍有失误之处:一是忍得了一时而不能长久,如尤二姐死后,凤姐不给贾琏银子发葬,自己也不去,这做得太过太明显。二是没有妥善利用平儿,其实尤二姐进门,严重威胁到的是平儿,凤姐这一战完全是替平儿打的,正确的做法是放出平儿,让平儿尤二姐秋桐三人恶斗,而凤姐坐收渔翁之利。三是大闹宁国府太过,讹银子更是显得小家子气十足,此时尚不忘银子,阿凤太贪财。四是弄掉了尤二姐的孩子,彻底寒了贾琏的心。贾琏人虽好色,却不是绝情之人,如若凤姐留子去母,两人尚有转圜的余地,而贾琏绝做不出休妻之事。

及至看到贾琏搂尸大哭不止,且说出“终久对出来,我替你报仇”时,我不由得跌足长叹:我阿凤之死不远矣!叹叹!

冰箱嗡嗡响是怎么回事

空调频繁停机怎么回事

空调关不掉什么原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