婴儿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婴儿枕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容里电镀城全部拆除3年的下沉隧道终于可以开工-【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8:01:23 阅读: 来源:婴儿枕厂家

"容里电镀城"全部拆除,3年的下沉隧道终于可以开工

电镀城被全部拆除,对下沉隧道建设的影响已全部消除。" align="middle" src="http://i0.hexunimg.cn/2014-06-23/165940485.jpg" />

历经4年多之后,容里电镀城被全部拆除,对下沉隧道建设的影响已全部消除。

“我家门口的顺德快速干线新发路段下沉隧道建设2011年建了一半就停工了,之后就一直在"烂尾"。”6月17日,顺德容桂容里居民老李致电本报称。

为何一条下沉隧道3年多仍未完工?22日,笔者到现场进行调查后,却从工程施工方获知,“作为顺德区级重点工程项目却拖了这么长时间没能完工,是由于隧道的位置恰好位于早就被勒令拆迁的污染大户"容里电镀城",其中有3家污染企业迟迟不拆迁,造成工程长久未能完工。”

为何3家被要求拆迁的污染企业“岿然不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条“烂尾”隧道命运如何?

超标十倍的重金属

在2010年1月初,容桂环运分局在对容里电镀城监察后发现,电镀城直接排放电镀废水进入眉蕉河,引发了居民的不安。

22日,笔者也前往顺德区环境运输和城市管理局容桂分局(以下简称容桂环运分局)就此事进行了解。

“请居民们放心,顺德快速干线新发路段下沉隧道的建设在今年将全部完成。”容桂环运分局有关负责人首先就给居民一颗“定心丸。”

他告诉笔者,迟迟没有搬迁的3家企业就是位于此处的科联电镀实业公司、康山电镀公司、胜利电镀公司,但经过4年多的努力,对于这3家企业的拆迁也于上月全部完成,无论是对环境还是对工程,都不再存在任何阻碍。

这位负责人口中的“4年多”,引起了笔者的兴趣。记者获悉的是,“下沉隧道因电镀城企业不搬迁造成工程"烂尾"3年多”。为何这里还多出近一年的时间?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2010年,我们就启动了对容里电镀城的治理。”对此,这位负责人表示,原因就是这座电镀城已经变成一座“毒城”。

他说,为保证居民的安全,2010年1月20日,容桂环运分局立即对容里电镀城的13家电镀厂发出《通告》,要求在1月31日前自行停业,考虑到企业年关将至,为方便企业主合理遣散员工,计划下年度生产,容桂环运分局于1月26日对每间电镀厂发出《停业通知书》,要求电镀厂先行停业,等候处理。

容里电镀城是否真的如这位负责人口中所述?22日,笔者也前往容里进行了调查。“确实是这样的。”容里居民赵伯说,在2010年1月初,政府就在容里电镀城发现,电镀城直接排放电镀废水进入眉蕉河。这个电镀城让整个容里的环境非常差,不少人为了健康都搬出去住了。自己当时为了孙子的健康,也不得不将他送到大良外婆家生活。

据了解,当时,容桂环境监测分站随即每天对容里电镀城排放的废水抽样监测,分析结果显示重金属超标达十倍之多。

“就拿3家迟迟不愿搬迁的企业来说,我们在这些企业取样,经过检测都属于重金属高度超标。”执法人员阿鑫回忆当时对企业所在地检测的结果,仍然心有余悸。

“怎么可能不超标。”曾经在容里电镀城打工的阿江告诉笔者,当时他所在的电镀厂里接的单大多是冰箱、空调、微波炉的部件电镀。他说,这些电镀产品都离不开氰化钠和重金属铬两种化学药剂。氰化钠是为了帮助铬、铜、锌等金属更好贴在产品表面,防止表面生锈。用一段时间后,药水就要换,废水回通过废水收集管排到废水处理站。但他发现管道早已经残破不堪。

阿江告诉笔者,当时的企业都用锌铁皮搭建厂房,这样是为了能更快的挥发电镀所产生的酸雾,这些气体可以直接通过这种透气性极高的厂房的屋顶向空气中排放。“正常应该是通过酸雾塔处理后排放,但老板为了省成本就直接排放了,而且为了使酸雾容易发散,厂房的屋顶也搞成漏风的锌铁皮屋顶。”

阿江本人也是受害者,由于长期受到酸雾的侵蚀,他现在也落下了咳嗽的毛病。“应该是酸雾的刺激性太强造成的。”

政府环保反成被告

科联电镀实业公司等3家企业将容桂环运分局告上了法庭,除要求其上级部门撤销关于电镀城停产和关闭两项通知,还要容桂方面给付4100多万元的赔偿。

据了解,在2010年1月26日发出停业通知书后,大多数容里电镀厂企业主都积极面对。当时企业主就集体提出由于停业将会引发企业经营、劳资纠纷、企来资产处理、危险化学品处理等问题。

容桂环运分局为了依法、稳定、快速妥善处理电镀城问题,该局决定延长三个月宽限期,给电镀企业有时间处理定单、债务等问题,并成立容里电镀城工作组,对相关电镀厂企业主进行一对一、面对面做沟通宣传工作。

笔者在容桂环运分局的相关卷宗中看到,当年2月初,7家电镀厂提交停业承诺书,承诺在2010年4月30日前自行停业或搬迁。

当时曾参与执法的阿才说,但剩余的科联电镀实业公司、康山电镀公司、胜利电镀公司3家企业便一直未作出任何承诺,也不对其工人进行任何解释,导致其工厂工人情绪不稳定,出现聚众闹事情况。

“当时我们去他们厂里取证,对方也不予以配合。”阿才说,原本用6天时间便可完成对这3家企业所在地的环境取样调查,但最终容桂环运分局协调企业就用了快一个星期。“其它企业都很顺利完成,这3家企业花费了小半个月。”阿才说。

据悉,容桂环运分局一方面与科联电镀实业公司等3家企业进行紧急沟通,另一方面,他们也加快了对其余电镀厂的搬迁速度。2010年7月,容里电镀城第一家企业开始拆除。

随后,其它企业的拆除也顺利进行。此时,顺德区也决定要在拆除完毕的容里电镀城原址配建区级重点工程—顺德快速干线新发路段下沉隧道。“但我们没有想到的是,工程建了一半,就遇上了阻碍。”工程建设方有关负责人说,前期工程都完工了,但要通过容里电镀城时,有3家企业一直没有清拆,这就造成了工程进度的不理想。

而此时这位负责人口中的3家企业:科联电镀实业公司、康山电镀公司、胜利电镀公司将容桂环运分局告上了法庭。笔者在相关卷宗中看到,2011年5月,这3家企业因不服容桂环运分局所做出的《通告》、《停止通知书》,向顺德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他们的理由是,容桂街道办越权,不具有行政处罚权限。

3家企业认为容桂环运分局所发关停通知书,有行政程序不当、行政行为越权等违法行为。其律师认为,容桂街道办相关部门并不具备相应执法权,行政处罚权限不足,无权做出行政处罚,要求容桂环运分局的上级部门撤销关于电镀城停产和关闭两项通知。

他们还要求容桂方面给付关停企业引起的直接经营损失、工人安置费用、租金损失、机器设备及建筑物合共4100多万元的赔偿。

“原地不动”的企业

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容桂环运分局败诉,停产和关闭两项通知违法,并需赔付3家企业约37万元元。容桂方面积极给付赔偿,但3家企业对此并不理睬,也不进行搬迁。

据悉,在法庭上经过2度交锋后,2012年5月7日,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容桂环运分局败诉,停产和关闭两项通知违法,并需赔付3家企业共368272.24元。

对于这个结果,22日,容桂环运分局有关负责人说,“此前有不对我们承认,并为我们犯的错误负责。”

他解释说,当时顺德正实行大部制改革,容桂街道作为“简政强镇”事权改革试点,被赋予县级政府管理权限,这就意味着容桂环运局是拥有环保执法权的。但当时由于上下级衔接沟通不够以及对文件理解不足,容桂环运分局并没有环保执法权,这也造成了败诉。容桂街道也将此作为今后依法行政的教训。“虽然败诉了,但为了保证全体居民的利益,污染我们一定要坚决赶出去。”

该负责人告诉笔者,为了能够使这3家企业尽快搬迁,行政赔偿判决生效后,容桂环运分局还专门通过留置送达、邮寄送达的方式向赔偿请求人及其代理人送达了《催告书》、但该局也未收到3家企业赔偿请求人提起的赔偿申请。

“我们都很急,但他们没有任何反应。”在庭审结束后将近7个月后,容桂方面按照要求将需赔偿的款项打入顺德区人民法院账户,阿才说。

据悉,庭审结束后近1年时间,3家企业仍然“原地不动”,厂房内所有设备都没有进行搬迁。3家企业也继续进行相关申诉。

笔者也从有关方面拿到了一份企业方面2013年6月26日向法院提交的《关于给予合理补偿的意见书》,该意见书就继续提出希望按照原来的诉讼要求获得赔偿。

在这种状况下,容桂对于剩余的这3家污染企业的拆迁仍未放松。在历经2年时间后,2014年初,厂房业主单位通过诉讼途径与科联、康山、胜利三家企业结束租赁关系的官司终于进入了最后环节。“只要业主单位获胜,拆除就没有任何问题了。”容桂环运分局有关负责人说,当时大家都在紧张的等待结果。

而与此同时,容里居民又开始担忧剩余3家企业会带来污染。“他们不仅不搬,还留下了很多剧毒的电镀液不处理。”容里居民阿振说,当时他知道3家厂里还有剧毒的电镀液,一直都很担心。

挥手告别“毒城”

从今年4月29日开始,容桂对这3家企业进行了全面拆迁。他们的坚持也得到了居民的广泛赞许。厂房拆除后,顺德快速干线新发路下沉隧道的建设也得以顺利进行。

容桂环运分局的执法人员也发现了3家厂里还存有剧毒电镀液这一问题。执法人员阿良说,他们在日常巡查中发现,科联电镀实业有限公司、康山电镀有限公司的工厂厂房虽已近废弃,但厂房中仍然存放有大量有毒电镀溶液,废弃厂房经风雨吹袭,电镀溶液有泄漏到周边外环境的危险,存在严重的环境安全隐患。他们认为有必要对这些电镀液进行清理。“其中含有大量的氰化物,如果暴露在阳光下,会形成氰雾,进入呼吸系统会引起中毒或后遗症。”

阿良介绍说,当时在相关文书无法送达给2家公司的情况下,执法人员分别于2013年11月20日和22日电 话通知科联电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梁某联和康山电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何某贤,自行对厂房内的电镀溶液进行清理,但两人一直没有做出清理行为。出于环境安全的考虑,他们于2013年11月27日对上述两处厂房内存放的电镀溶液进行了处理。

但令阿才没有想到的是,他们这一举动却遭到了投诉。记者在一份《关于佛山市顺德区康山电镀有限公司和佛山市顺德区容桂科联电镀实业有限公司投诉的回复》(以下简称回复)中看到,科联与康山2家企业在2014年年初向顺德区人大进行投诉,其中就有关于容桂环运分局对其厂房内的电镀溶液进行清理。其投诉称,“容桂环运分局在未经我司同意、亦未告知法院的前提下,将我司被法院接管财产中的价值数百万元的电镀液运走。”

容桂环运分局有关负责人说,但实际上,在2013年6月26日2家企业向顺德区人民法院提交的《关于给予合理补偿的意见书》中就写道“厂房内有毒的电镀溶液我方目前没有任何能力处理,只能由申请人佛山市顺德区天富来国际工业城有限公司或法院依法处理”。

“因此,我们认为有必要对这些电镀液进行清理。”该负责人说,不仅如此,根据相关法规,他们亦准备向相关当事人追讨处置该批危险废物所产生的代为处置费用。但至目前为止,2家企业未曾就此掏出一分钱。

而随着厂房业主单位的获胜,其与科联、康山、胜利3家企业结束了租赁关系,容里电镀城最后的拆除得以启动。据悉,从今年4月29日开始,容桂对这3家企业进行了全面拆迁。“几年的时间才搞掂,真是不容易,多亏政府坚持下去,才将这颗毒瘤给消灭掉。”容桂政府的坚持也得到了居民的广泛赞许。

据了解,厂房拆除后,顺德快速干线新发路下沉隧道的建设也得以顺利进行。工程方介绍说,隧道预计在今年11月将全面通车。

(应当事人要求,文中出现名字都为化名)

聚焦

容里电镀城整改史

1995年

容里电镀城于由容里村投入建成。

2005年后

由一家私人公司收购。在关停前,容里电镀城实际经营的电镀企业有13家,所有的电镀厂电镀废水经地下管网到电镀城废水站作集中处理。容里电镀城建成之初由容里村管理, 后在2004年12月至2009年12月交由一家公司作经营管理,按电镀厂用水量收取废水处理费用。

容里电镀城企业经过多年发展,生产不断扩大,超环保审批规模生产普遍存在;而废水站的废水处理能力未能同步扩大,造成部分电镀废水未能得到有效处理。同时,经过十多年的使用,大部分电镀企业的车间地面和废水收集管道已腐蚀严重,部分未经处理的废水直接渗入地下,或流入雨水渠,或渗到河涌,对地下水源和周边环境造成极大的污染。

据当时对容里电镀城附近的急流涌和龙华涌的水质监测显示,六价铬、总铝、铜、PH值等检测结果严重超标。而且各电镀企业配套的废气处理设施—酸雾塔残旧破损,不能有效收集处理酸雾。

2009年9月29日

顺德区环保部门便向顺德区政府递交了《关于顺德区容桂街道容里电镀城环境污染问题的报告》,报告中提出,已经多次与天富来及各电镀企业沟通,促使天富来公司在近期对现有管道进行疏通、维修,在电镀城四周建设明渠,将渗透液收集到污水处理厂进行处理,并对激流涌进行疏通;同时责成各电镀企业30天内自行完成对厂区内地面、酸雾塔的修补、维护等整改工作。

2009年12月21日

佛山市环境保护局转发省环保厅关于开展重金属污染企业专项督察的通知,在“重金属污染企业专项督察名单上”,容里电镀城的数家企业榜上有名,通知要求要对督察范围内的企业仔细核查,并做好迎检工作。

2010年1月

大部制后新成立的容桂环运分局开始对容里电镀城进行监察,发现容里电镀城的废水处理站仍然存在严重问题。

江苏工作服订制

铜陵订做工作服

吕梁制作工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