婴儿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婴儿枕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两篇诗经和一个公子梦

发布时间:2020-02-10 15:02:09 阅读: 来源:婴儿枕厂家

(速途网专栏 作者:姬宪恒)女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复杂的动物,她们身上表现出来的情感往往不能用正常的思维去判断,越是柔弱的个体,对爱与恨的转化就越神奇,越不可思议。

对我而言,读《诗经》最大的乐趣就是探究诗歌立面的故事,如果单纯的从文学角度去欣赏《诗经》,那种感觉就像是喝一杯又一杯的村酿,不过是滋味深厚浅薄不同;如果去探究立面的故事,就像是对付一只美味的螃蟹,吃的越细致越有滋味。

《邶风.新台》讲的是一个女子抱怨婚姻不美满的故事,若干年前读闻一多先生的传记时曾经看到其中的一句,即:鱼网之设,鸿则离之。意思是:本想张网捕鱼,却捉到一个癞蛤蟆。这是一个比喻的手法,作者想表达的意思是:本以为能嫁个年轻英俊的如意郎君,谁知道丈夫竟然是个丑陋的庄稼汉。这种抱怨如果真的发生在民间,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夫妻在一起生活不和谐罢了。而事实上,这个故事所映射的历史事实却是一出名副其实的悲剧。

如果你知道“大义灭亲”这个成语的话,并且了解这个成语之后的故事,肯定会感觉到历史之神实在是喜欢和人类开玩笑;你更想不到,这出历史悲剧远远要比“大义灭亲”精彩的多。

所谓的“大义灭亲”,说的春秋时期卫国的大夫石碏为了维护正义除掉了自己的儿子石厚,连同石厚一起死掉的还有谋朝篡位的卫国国君州吁——他是杀掉了自己的哥哥(异母兄弟)卫桓公继位的。其实在封建社会,王室之间兄弟相残的事情并不少,唐朝的李世民不也是如此吗?但是他是一代明君,至于到了近代,电视上整天播放的辫子戏里更是层出不穷。如果从道义上讲,州吁和石厚的确不地道,但是从人性上说,他们似乎也没什么错——优胜劣汰有什么不对呢?权利争斗又怎么可能都是和平演变呢?

石碏大义灭亲之后,把卫桓公的同母弟弟公子晋接回了卫国,本意呢是希望正统的皇室血脉得到传承。应该说这种想法是没错的,但是联系到后面发生的事情,你就知道石碏大义灭亲换回来的这个玩意儿实在是不值得。

公子晋继位后就是大名鼎鼎的卫宣公,历史上对他的评价最贴切的大概之后四个字:荒淫无耻。个人认为这四个字还算是比较贴切的,在没有更多的史料出现以前。人们一提到荒淫两个字时都忍不住暗笑,我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不过问题比你们想象的要严重的多,否则评价里不会有“无耻”两个字。卫宣公在没有当上国君的时候就把自己的小妈——他爹卫庄公的小老婆夷姜勾搭跑了,后来生下了一个儿子,就是公子伋。

公子伋是个好孩子,虽然是私生子,虽然论起辈分来总觉得有些糊涂(后来会更糊涂),但是这都掩盖不了他的优秀。是不是私生子都很优秀呢?比如程蝶衣?这个问题我也弄不清楚,但是公子伋除了长得帅以外,还是一个谦谦君子,更是荣获了春秋时期“天下第一公子”的美誉。

老天爷也算是瞎了眼,公子伋摊上这么一个爹。

公子伋到了该娶媳妇的年龄,他的老师右公子姬职建议卫宣公到齐国提亲,当时齐国的国君是齐僖公,他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就是抱怨“鸿则离之”的宣姜了。宣姜很漂亮,非常漂亮,也是列国公认的美女。当然,我们现在并不知道当时人们的审美观念,究竟是以青霞为标准呢,还是以芙蓉早期为标准,这似乎也不重要,关键是公子伋很愿意,宣姜也很愿意。

金童玉女,天作之合,虽然还没见过面,但是送了聘礼之后,两个人也算是合法夫妻了。

后面的事情就比较膈应人了,每次想到这里的时候,我总是在揣测卫宣公的脑子是不是小时候被驴踢过,或者压根里面就是一碗卤煮呢?你勾搭小妈也就算了,充其量算是一出《雷雨》,现在竟然又打起儿媳妇的念头了,非要当一回贾珍?

卫宣公不是贾珍,实际上他比贾珍牛掰多了。人家贾珍还是偷偷摸摸的,卫宣公却不是,他找了个理由把公子伋打发到了宋国办事,自己来到了边境的新台,修建了一所行宫,专门等着自己的儿媳妇从齐国嫁过来。卫宣公能荒淫无耻到正大光明的程度,算得上是前无古人。

说起来,宣姜当时肯定还是个年幼无知的少女,出嫁的队伍为什么没有直接去宫殿?为什么走到边境就停下来了?这些她都没去观察。婚礼大概是在晚上举行的,而且宣姜很可能也有红盖头,否则她怎么会看不清眼前这个男人的模样?

一夜无话,只有声音。

天一亮就热闹了,宣姜醒过来之后看着身边一个臃肿丑陋的男人,哭的昏天黑地。你是谁,是公子伋吗?我是公子伋——他爹。多少次读到这里,我眼前都是闪动着一个无厘头电影里的场面,那是相当无耻,相当有喜感,相当恶心的掉渣。

天鹅肉就这样被癞蛤蟆咬了一口,接着是第二口,第三口......卫宣公一直把宣姜扣留在新台,直到她肚子大了才回到都城。

难道这件事情公子伋不知道吗?当然知道,他早就回到了卫国,因为宋国压根没啥事,他爹本来就是嫌他碍事才让他出去的。可是知道了似乎也没办法,总不能带着自己的爹打一顿,干掉他?公子伋是个孝顺孩子,估计当时卫宣公还可怜巴巴的说:孩子,你还年轻,爹没几天了,你就让给俺吧......

为了补偿公子伋,卫宣公给他找了另一个老婆,为了避免尴尬,公子伋也搬出了王宫。

如果事情就这样结束的话,倒是也没什么,没有人说公子伋如何如何,历史上肯定就是大书特书卫宣公这个老混蛋怎样横刀夺爱、癞蛤蟆霸权主义等等,反正吃不着葡萄的人有资格说葡萄酸。历史之神似乎觉得《诗经》里还缺一篇文章。

“二子乘舟,泛泛其景。愿言思子,中心养养! 二子乘舟,泛泛其逝。愿言思子,不瑕有害?”

这就是《诗经》里的另一首诗歌,名曰《二子乘舟》,究竟是哪两个人呢?

宣姜成了卫国的王后,几个月后,孩子出生了,就是公子寿。孩子出生以后,宣姜觉得心情好一点,毕竟孩子是无罪的(从这一点上看宣姜还是要比郑庄公的母亲好很多了)。每天住在宫殿里,陪陪孩子,逛逛花园,这样的日子虽然比较闷,却也很平淡。平淡的时间一长,就容易出事情。

有今天的话说,这件事情叫做重新擦出爱的火花。虽然没有去过卫国的宫殿,但是我估计它的面积也没有今天的紫禁城大——本来也就不大,两个人想不见面都很难。你还记得夷姜吗?也就是公子伋的母亲,自从宣姜得宠以后,她就退居二线了。公子伋虽然结婚了,但是还是要定期到后宫看望母亲的,就这样经过无数次回头之后,两个本该是夫妻的男女终于擦肩而过了。

但是没过去——两个人开始了那历史上最动人的相视。没有人介绍,但是宣姜一眼就看出面前这个俊小伙是公子伋,公子伋也一眼就看出面前这个美少妇就是自己原本的老婆宣姜。由于古人流行早婚,就算是宣姜有了孩子,年纪估计也不是很大——青涩退去,青春的美女多了一份成熟的韵味,是个男人都逃过那双勾魂的眼睛。

就这样两个人开始一次又一次“无意的偶遇”,从磕磕巴巴,到后来互诉衷肠,直到有一天宣姜忍不住了问:你到底什么时候带我走?!

这个所谓的走,其实就是私奔。公子伋是个很传统的男人,他没想到宣姜会有这么大胆的想法。“你让我想想,别急!”公子伋其实是极了,他真急了,成了真正的“公子急”!这种事情又能找谁去商量呢?公子伋想到了自己的老师,也就是给自己提亲的右公子姬职——姬职回答的很干脆:你爹做出这样的事你还留面子!赶紧私奔吧!

“想带上你私奔,奔向最遥远城镇......”公子伋想明白了,吼着摇滚就跑出去了。

但是还是晚了,为什么呢?等他准备好私奔的行李时,宣姜告诉他一个消息:自己又怀孕了。好了,历史之神,我服了YOU!早不来晚不来,难道还觉得卫宣公不够坏?

公元前701年,公子伋三十三岁了,公子寿十六岁了,最小的是公子朔,十四岁。

十六年,一个女人将所有的爱悉数转变为了恨,十六年的发酵酝酿,她也处于理智崩溃的边缘。此时,卫宣公已经快回光返照了,宣姜也开始实施了自己的复仇计划。哭,是一个女人万能的武器,可以哭来金钱、地位、回心转意,更能哭来杀人不见血。宣姜的计策就是哭,哭完了告诉卫宣公,你必须杀掉公子伋。

亲爱的,这是为什么呢?啊哈~~

卫宣公虽然比较混蛋,但是公子伋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而且也从来没有犯过大错。宣姜说,你快死了对吧,你死了王位传给谁呢?难道不是公子伋?那我怎么办,我原本就是他老婆,他肯定要把我抢走啊,那你的两个儿子呢,肯定要被杀掉啊......

卫宣公想了想,对啊,太有道理了,你要不说我还忘了呢?你原本是公子伋的老婆我的儿媳妇啊,对了,反正我快要死了,你要是还喜欢公子伋的话干脆......“放你娘的狗屁!”宣姜大吼道。

卫宣公摸了摸胸口,剩下的气也不多了,干脆再混蛋一把吧,杀掉公子伋。

打定主意干掉一个人很难,具体实施起来更难,要知道公子伋被誉为“天下第一公子”不是虚的,他还有一个外号叫做“卫国第一剑客”,作为一个剑术高手,在国内想找个人来杀他估计不容易。最后卫宣公和宣姜的计策是这样的:派公子伋手持白旄(古代使节的信物)去参加一个外交活动,在半路上找一批江洋大盗,见到手持白旄的人就杀。这个计划可以说是天衣无缝的,不过,还是被人听到了。

听到这个计划的人就是公子寿,说实话,有时候你不得不埋怨老天爷不公平,就卫宣公这种坏的掉渣的混蛋,他的儿子竟然一个比一个优秀一个比一个仁义,也算是出淤泥而不染吧!公子寿和公子伋的感情很好,虽然不知道是改叫叔叔还是叫哥哥,但是两个人却经常在一起玩耍。听到了这个消息,公子寿赶紧去告诉公子伋,然后公子伋听说之后的反应却让他大吃一惊。

“该来的总会来的,我不会逃避的”公子伋平静的说。

他或许觉得愧对宣姜,或许是认为子为父纲是对的,反正一句话,明知道是去死也不逃避。公子寿哭了,哭完了就和哥哥喝酒,说:反正你也要死了,一醉方休吧!公子伋同意了,兄弟边哭边喝。

那一夜,真正喝醉的却只有公子伋而已。

天亮了,公子伋想着自己该上路了,四处寻找出使外国的信物——白旄,结果怎么也找不到。一问手下的人,别人告诉他:公子寿天不亮就拿着白旄走了,说是你让他去的。

糟了!公子伋赶紧去追,来到河边,自己的船早就被公子寿开走了。花费了好长时间找到一艘船,在河水中飞速航行,只是希望尽快追上自己的弟弟——二子乘舟,所谓儿子,公子伋、公子寿也。

结果不说大家也能猜到了,公子伋还是晚了一步,等他找到弟弟的时候,黄花菜凉了八百年了——公子寿本来就不会武功,强盗割掉了他的头,准备献给卫宣公请赏。“龟孙子,你们杀错人啦,领不到钱啊,来杀我啊!”这个昔日的“卫国第一剑客”并没有拔剑,反而从容赴死。

短时间后,卫宣公看到了两个儿子——的人头,两眼一翻就过去了。对于他的死,我只有一个字的评语:该!这下子轮到宣姜傻眼了,儿子死了,爱人死了,没其他办法,哭吧。

《新台》和《二子乘舟》是两个不同的悲剧,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女人的情感究竟该如何把握?这个我也说不清楚,读书太少,观点也不新,写出来这些东西不过是别人的老生常谈。但是我还是相信,宣姜到死心里都是有一个梦,不止一次的梦到了自己的公子伋,那份爱无论怎么转变,都是恒久不变的。

小说诛仙

日本女优

龙岭迷窟在线

相关阅读